<span id="zyvaw"><output id="zyvaw"><ol id="zyvaw"></ol></output></span>
  1. <th id="zyvaw"></th>
  2. <dd id="zyvaw"></dd>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從二十大報告看建筑企業數字化轉型

    作者:包順東  發表時間:2023-06-12    點擊次數:1057 【打印】 【收藏】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加快發展數字經濟,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中國建筑業增長的新動能,全面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是建筑業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從實踐的角度講,建筑企業數字化轉型主要包括管理數字化、生態數字化、生產數字化、數字化業務四個方向。

        一、管理數字化

        管理數字化是建筑企業ERP系統的升級版,通過大數據技術對企業管理過程進行仿真模擬、 實時監測分析,進而實現自我控制和智能決策,提升企業建筑企業管理水平、提升管理效益、控制風險、提升客戶滿意度。從管理角度來看,管理數據化實際上是企業管理標準成果的線上化,實現無文本管理。管理標準化包括管理制度化、制度流程化、流程表單化。而管理數字化的過程就是將管理表單形成信息化、進而形成數字化以及智能化。

       當然,實際上數字化與標準化是相互促進的,數字化技術對管理標準化,特別是組織和流程的影響也是巨大的。建筑企業大量積累工程管理的數據基礎上,形成“大數據池”,通過大數據可賦能技術、工程、成控、物資等業務部門,將企業轉型為大后臺小前端的平臺型組織。

       技術部門根據數字中臺積累的技術方案庫,完成深化設計、施工組織方案以及技術方案的選擇;物資部門從數據池中分析合格供應商的材料品類、供應能力、材料價格的歷史數據,并結合各項目的施工進度及物資需求計劃,從而確定項目物資采

    購計劃。數據中臺能夠讓企業更多地把能力沉淀在企業,企業會承擔更多的項目的施工方案策劃、合約規劃等重要決策,進一步提升企業的集約化管理水平。在不久的將來,建筑市場競爭格局將會改變,未來競爭不再是單個項目的競爭,更多的是組織競爭。

       當前,建筑企業推行管理數字化應重點解決標準化以及數據治理兩個難題。

    1、標準化方面

        要想數字發揮價值,就務必要精準采集有效的數據,有效的數據來源于有價值的行為和活動。而什么是有價值的行為和活動,這就需要樹立“標準”。建筑企業目前在商業模式、組織體系、市場營銷、項目履約、施工現場等方面的“標準化程度”與數字化技術的契合度不高,大大削弱了大數據的價值發揮。

        一是商業模式標準化不足。商業模式不固化,導致管控的要點不清晰、業務運營的重點不明確,這種情況下,利用數字化提升管理就失去了目標和靶子。

        二是組織體系的標準化不足??v向上,組織各層級的職責沒有貫穿、打通,有些職責可能在總部有人負責,到分公司就找不到人負責,或者有些職責在分公司有人負責,在總部就找不到對口部門了。橫向上,各分子公司規模大小不一致、管理方式不一致、組織架構不一致、部門設置不一致、崗位設計不一致。這種情況下,通過統一模塊開發出來的數字化系統無法滿足這么多的“個性化”需求。

        三是市場營銷的標準化不足。大多數建筑企業立體化的市場營銷體系尚未建立,市場營銷的商務能力弱,需求挖掘的深度不足,客戶開發和維護的粘性弱。在這種情況下,即便上了數字化系統,數字化系統也無法做到利用大數據對客戶進行分析、進而深度挖掘需求信息、開拓客戶,保障簽約數據和質量。

       四是項目管理的標準化不足。公司管理項目沒有統一的標準,項目部管現場沒有統一的標準,項目管理的各條線存在大量的交叉、沖突,接口的標準不統一。這種情況下,推行數字化,導致關鍵數據抓取不到,或者數據填寫不真實,存在人為造假問題。

       五是施工現場的標準不足。對于建筑企業而言,現場才是企業的第一戰場,也是“信息”的源頭,所以施工現場的標準化不足,導致“信息”采集的效率不高、大量信息失真。因此,標準化是建筑企業推行數字化的前提條件,只有“標準”程度達到了數字化要求的顆粒度,數字化技術的巨大效益才能正在發揮。

        2、數據治理方面

       建筑企業存在大量填報數據現象,違背“數出一源”原則,數據無法真實、準確、及時傳遞,導致數字化運作“徒有其表”,更談不上“大數據”的挖掘與應用。而數字不真實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建筑企業有多套賬,項目部有項目的一套賬、公司有公司的一套賬、報稅有報稅的一套賬、提供給行業主管部門的又是一套賬。另一個原因是通過人工采集數據,數據填報的隨意性較大。

        另外,數字籬嚴重。由于部門之間分條線的管理慣性,導致建筑企業眾多管理系統林立,系統不貫通,數據轉換難、數據集成、數據交互難,沒有實現管理協同、提質增效。經營數據、商務數據、工程技術數據以及財務數據的貫通是建筑企業數字貫通的關鍵。

       因此,建筑企業開展數字化轉型,數據治理是關鍵,通過構建“數據創建、數據存儲、數字遷移、數字使用、數字停用”等全生命管理機制和措施,采集有價值的數據,形成數據資產,才能發揮“大數據”價值。

        二、生態數字化

       原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在2021年中國數字建筑峰會上提出以客戶需求為出發點和歸宿點,打通上下游企業,實現信息協同與產業效率升級是建筑企業數字化的關鍵要求。這里的產業效率升級就是生態數字化的價值所在。數字化不僅能提升組織內部運行的效率,也能提升企業與企業之間合作效率,通過建筑業+數字化的方式,大幅度改進目前建筑業專業與專業割裂、企業與企業割裂的現狀。

       生態數字化目前主要有三種應用場景。一是實現多方的協同作業,二是供應鏈服務,三是工程機械檢測服務。

       1、實現多方的協同作業

       通過數字技術將建造過程標準化及數字化,并通過云服務將建筑生態中的行業管理部門、建設企業、設計院、材料和勞務供應商鏈接到一起,一方面,數字化技術明確定義了建造的內容、技術標準、時間、質量標準,提升了各方協同的工作效率和質量,另一方面為建設方、供應商創造更多服務。

        在深圳平安金融中心機電總承包項目中,中建三局通過對整個項目價值鏈進行整合進而提供統籌化的服務,從深化設計到物料報審,從現場施工到檢查驗收,為整個項目提供了全方位、多通道的品質管理。

       設立深化設計、BIM、科技三大技術核心,全面統籌管控機電分包單位的圖紙、模型及一切技術類相關工作;嚴格審核各類專項方案、規范物資報審要求;在現場施工中,機電專業間協調,機電與建筑結構和精裝修的配合是機電總包的核心工作;編制整體機電施工計劃,積極與土建和裝飾單位溝通,嚴控機電施工工作面的移交節點。

       針對超高層垂直運輸緊張,設備吊裝難度大的特點,機電總包組建垂直運輸小組,對機電各類物資編排吊運計劃并排專人督促實施。所有大型設備如冷卻塔、板換、配電柜等均由機電總包統一安排吊運,既為分包提供服務,又大大提高了吊運的效率和安全性。

       2、供應鏈服務

       數字化的供應鏈服務實際上是一個B2B的服務平臺。大型建筑企業或第三方公司提供工程物資采購和供應鏈服務平臺越來越多。供應鏈服務一方面提升了物資采購的透明度,實現了采購過程的可控;另一方面為建筑企業尋找供應商提供便捷性。再者,供應鏈服務為建筑上下游企業提供供應鏈金融融資創造了可能性。

       例如筑材網是國內首創基于信用交易的建筑行業B2B電子商務平臺。致力于提高交易透明度、降低交易風險、提高交易效率,為企業增信、降低融資成本和資金風險等提供有效數據支持,為建筑企業提供材料資源、采購、交易、支付的平臺。目前入駐供應商達5.4萬家,線上招標項目達11.4萬,簽約金額1299億元,提供融資26億元。

       3、工程機械檢測服務

       工程設備檢測服務目前在建筑企業應用比較廣,它是利用大數據和通信技術實時檢測工程機械設備運行狀態,并根據分析結果提供風險預警、維修提示等服務。

       Uptake被公認為該領域的標桿創業公司。它創立于2012年,其公司運營的邏輯是平臺+應用,它主張通過工業物聯網的數據分析,實現高效的資產性能和運營效率的提升,提供的方案也是平臺加應用。

       在平臺層,不僅提供相應工業的基礎能力,也提供AI和機器學習引擎,把算法變成目錄和訂閱的方式以快速實現數據分析,并在上面實現快速應用編譯和部署,最后形成應用和行業解決方案。

       應用主要有兩類,一類是通過數據科學、人工智能的方式實現資產性能的提升,另一個是通過提升資產性能來提升運營效率,據統計,通過購買Uptake的服務,每年每輛機車節省14萬美元,配置機車時間可縮短一小時。

       三、生產數字化

       生產數字化是指利用BIM、GIS、大數據等數字化技術,將其與現有生產過程進行深度結合及應用,以提高生產的質量與效率。具體地說,生產數字化主要發生在三個場景:第一個場景是利用BIM技術實現工程項目的虛擬建造;第二個場景是以虛擬建造為基礎,實現構件的工業智能生產;第三個場景是將數字建造形成的數據輸送到施工現場,指導現場生產活動,同時運用物聯網、AI等技術采集現場施工的信息,即智慧工地。

       1、虛擬建造

        虛擬建造(BIM)是生產數字化的關鍵場景,通過虛擬建造,對建筑產品進行仿真,從而實現建造過程的虛擬現實,改變工程建造方式和流程。虛擬建造(BI主要做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設計深化和專項技術方案,B1M在結構深化和機電深化、場地布置、腳手架設計等方面已經取得很廣泛的應用;另一方面是施工策劃,在設計深化的基礎上,利用BIM5D技術完成施工場地布置、施工計劃、資源計劃的整合,完成數字化的施工組織設計。

        2、工業化智能生產

        建筑業“十四五”規劃明確指出在建筑業與先進制造業、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發展方面有著巨大的潛力與發展空間,并將“加快智能建造與新型建筑工業化協同發展”作為首要任務進行闡述。智能建造與建筑工業化協同融合能更快速地推進工程建造方式變革。智能建造是利用BIM和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結合先進的精益建造項目管理理論方法,形成以數字技術驅動的行業業務戰略。隨著智能建造的推廣,規?;ㄖ平桓豆I級品質產品成為可能,部品部件生產機器人、施工機器人以及運維機器人將會大量的投入使用。

       3、智慧工地

       智慧工地,是根據虛擬建造的方案,去指揮現場的每一個勞務工人完成工作,并且運用大量的物聯網設備,采集現場作業數據,包括人、機、料、環的數據,生產、質量、安全的數據,也包括模型信息量使用的數據。最后將這些現場數據與云端建造的數據進行比對,為進一步決策提供數據支撐。例如,通過手機端APP,可以讓每個勞務工人看到今天要做什么工作、什么樣的方案、要達到什么樣的質量標準。通過智能安全帽可以收集工人每天的工作信息,比如說考勤、工效分析、安全預警等。另外還有深基坑、高支模的物聯網監測等,隨著智慧工地的普及,這些都將變得常規化。

       四、數字化業務

       數字化業務是傳統建筑產品數字化需求,通過數字化技術,賦能建筑產品新功能,從而打造企業新的業務增長點。

        很多建筑企業將數字化業務打造作為“十四五”規劃的重要內容。例如中國建筑將數字產業作為新興業務培育發展,未來重點打造智慧業務。中國建筑將搶抓國家推行城市樓宇、公共空間、地下管網等“一張圖”數字化管理和城市運行一網統管機遇,積極對接各省市CIM平臺;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核心技術為支撐,整合并購數字科技企業,打造“智慧城市、智慧建筑、智慧園區、智慧路橋、智慧管廊、智慧工地”等新產品;創建具有中建特色的“智慧”體系,為投資建設運營提供系統解決方案。

        在企業實踐層面,上海城建開始數字化業務的探索已有10多年,以BIM咨詢為主。上海城建在抓住二維圖紙轉為三維設計的行業機會,對外開展BIM咨詢業務。以上海市城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為經營單位,為業主提供制定標準、選擇工具、確定流程、進行BIM培訓等服務。到2021年數字化業務的人員規模達到220人、營業收入約為2億元。

        在開展BIM咨詢的同時,上海城建正在積極打造更多數字化業務。2017年,城建集團組織了智慧交通公司,開展智慧交通業務。智慧交通業務目前已有軟件支撐,以做可實施方案為主,現正和外部軟件開發商合作無人駕駛項目。未來計劃新成立兩家公司做智慧管網、智慧停車業務。新成立的智慧停車公司將采用投建營一體化模式,由城建信息提供運營平臺并負責配備所有業務點需要的相關軟件,依托城建集團內新規劃的停車場項目進行研發,培育好產品后再去市場上進行復制。


          來源于微公號《工程行業洞察》


    日韩中文在线观看,国产一igao在线观看,台湾中文免费娱乐网,视频一区资源